标签: 盲人门球哪一届残奥会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

北京现女盲门球队:哀而不伤 青春无怨

盲人门球1946年起源于德国和奥地利,根据盲人视力障碍特点而专门设计的一项集体球类项目,需要运动员根据触觉来确定自己在场上的位置、方向,根据听觉来判断球的方向、速度,从而迅速做出反应。1980年第6届残奥会盲人门球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

北京现女盲队是一支全部由盲人大学生组成旳队伍,2OO3年成立,主教练刘文霞。该队在参加2008年北京残奥会、2012年伦敦残奥会时分别摘得银牌,2014年首次获得全国比赛冠军及2014年亚残会冠军。北京现女盲队一直在国内比赛中占据前三,目前教练和队员们正为第九届全国残运会紧张训练。

颁奖仪式(左起:张冉、张惠雯、孙乐、刘文霞教练、邹明倪、林姗、高梅)。刘文霞供图

“我从小就练体育,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看不见了。”队员张惠雯告诉记者,在训练过程中也有很多次想放弃,这种后天失明给她带来的挫败感不言而喻,但是每次又都咬咬牙坚持了下来。虽然看不见是件让人哀愁的事,但不能一直伤感下去,因为生活还得继续,惠雯说,现在的状态正合适,大于痛苦中挣扎,也大于快乐中被蒙蔽,看开就好。

张惠雯是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针灸推拿学2013级本科生,2014年10月参加了在韩国仁川举办的亚运会,作为国家盲人门球队主力队员,通过自己和团队的不懈努力一举夺得金牌。她还一直担任班级团支书,组织协调能力相当强。普通人惊讶于这样的乐观豁达,更惊讶于这种刻苦努力,她还在去年获得了学校的“凌盛奖学金”。除此之外,更是参加了2014年5月全国盲人门球锦标赛、2014年6月亚洲盲人门球锦标赛和2014年10月亚洲残疾人运动会盲人门球项目,并全部获得冠军。

同张惠雯一样,队员高梅5岁由于药物中毒而失去了视力,“平时如果不走路的话,基本看不出来我是完全没有视力的。”来自辽宁的高梅眨着她漂亮的眼睛对记者说,94年出生的她在队里是年龄最小的队员。相对于其她队员,高梅是2009年才无意中接触的门球。“开始就是对这个运动比较感兴趣,随便玩玩,没想到最后喜欢上它了。”她对记者说,由于自己看不见,学打门球的过程会比之前了解的要艰难得多。比如,无法看教练的各种示范动作,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只能通过老师对动作的描述和自己的猜想,“有时候一个动作会练好多遍,苦是肯定的,但是心里挺有成就感的,特别高兴!”高梅说。

盲人门球的比赛并不复杂,长18米、宽9米的场地也大小适中。但那些没有了视觉,处在黑暗中的攻防运动员们只能依靠剩下的感官来进行比赛。其中,触觉常确定自己在场上的位置、方向,而听觉用来判断球的方向、速度,从而作出反应。在东方医院实习的队员张冉对记者说:“周末有时间大家能凑一起的话,我们就在一起玩玩儿,主要是现在工作了,时间没那么宽裕,但是还是尽量能过来训练。”

“刚开始练习门球的时候没少挨打,基本天天都要挨球砸,我最怕的就是打着自己的脸。”开朗的张冉笑着对记者说。89年出生的她性格外向幽默,在当按摩师之前张冉曾经做过钢琴调律师,但是因为眼睛的问题,出行实在是不太方便,就换工作了。谈到男朋友,张冉说还是希望自己以后能找一个正常人,毕竟俩人如果眼睛都看不见的话生活会很不方便。“但是我也不会太勉强,随缘吧。”她说。

“不用眼观天地间,心中自有明灯亮。”这是张冉最喜欢的一句话,先天就失去视力的她对生活充满了热忱,风趣幽默的性格也感染着身边的朋友亲人。

88年出生于沈阳的邹明倪是目前队里年龄最大的队员,也是队里12年的老队员了。谈到队友,她说什么事都以团结为主,“因为我们这个运动是需要大家团结默契才能完成的,所以作为年龄最大的队员,我要比其她小队员有更多的包容心,而且还得给大家树立起好榜样。”患有先天视网膜色素变性的邹明倪生活基本能够自理,虽然有很模糊的视力,但是视力水平这几年却在大幅度下降。

为了比赛,邹明倪攒了一个月假,几乎大半年没休息过一天。对于她来说最大的挫败感不是视力的下降,而是训练的瓶颈期。已经结婚四年的邹明倪计划明年怀孕,这是她参加的最后一届比赛。

“盲人门球的进攻靠门球中装进的铃铛在滚动中发出的声响,防守方队员完全凭听声音来拦截门球。这是一种球似篮球,球门似足球,掷球动作像保龄球的运动。”1993年秦皇岛出生的孙乐告诉记者,为了能达到合适的体重,自己费了很大的周折减肥,由198斤减到150斤,体能素质方面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北京队的团队合作能力特别强,而且教练在日常生活中对我们十分照顾,真的像父母亲人一样,所以我们一直叫她刘姥姥。”

孙乐笑着对记者说,有一次训练自己胃疼得厉害,“姥姥”立刻给家人打电话火速送来胃药,这让她十分感动,“其实刘姥姥让我得到最大的领悟是要学会用最少的悔恨面对过去,用最少的浪费面对现在,用最多的梦面对未来,上帝为我们关上一扇门,势必开了另一扇窗,我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一个成功的人。”

孙乐口中的“刘姥姥”正是现女盲队教练刘文霞。刘教练对记者说无论大家怎么称呼自己,心里都美美的。“我们这些队员性格都不错,训练起来都比较刻苦认真。可能我对队员的要求几近苛刻,但大家都很理解,能受累也愿吃苦。”刘教练说希望每一个队员都能明白,经历的越多懂得也就越多,路上吃的苦不会白吃!

由于目前队伍人员调整,前主力队员林姗回家产子,导致今年整体水平有所下降,是有史以来最艰难的时期,刘教练为每个队员根据自身具体情况,制定了不同的训练方法,她说即使困难再多也不怕,大家会共同努力力争上游。谈到这些队员,刘教练印象最深是一次在天津的比赛,孩子们要排队去厕所,只能大家手拉手被她牵着一起去,有个阿姨好奇问“这都是您的孩子?”她说当时自己感觉特别温暖,笑着对那位阿姨说:“对!都是我的孩子!”

小树成材要接受风吹雨打,人想成功就要接受坎坷曲折。坎坷如砥砺,让人锋芒尽露。坎坷如明镜,让人三省吾身。坎坷如利刃,让人玉琢成器。对于正常人而言,成功可能仅需付出努力,但对于她们,除了努力,还要有一颗坚强豁达的心胸,虽然看不见,却能听音触板。北京现女盲门球队展现的不仅是哀而不伤青春无怨的人生,更是一种积极和打拼的精神,“对于我们这些队员来说,成功的裁决并非起点而是终点,身体和五官就是他们的眼睛。”刘教练说。(中国青年网记者 冯玉超)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残奥会盲人门球介绍:历史沿革

盲人门球(英文是“Goalball”),1946年起源于德国和奥地利。早期的盲人门球运动以康复娱乐为目的,为失明的患者发明的一种集体游戏活动,因其活动的内容适合于盲人的特点而逐渐得到发展,多流行于欧美国家。

1976年,在加拿大多伦多市举行的第5届残奥会上,盲人门球运动第一次被列入表演比赛项目,当时只有男队参加了比赛,奥地利队取得冠军、前西德队和丹麦队分别获得第2名和第3名。

1980年第6届残奥会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1984年在美国纽约举行的第7届残奥会上,女子盲人门球作为正式项目列入比赛。这届残奥会的女子盲人门球比赛,美国队获得金牌,加拿大队取得银牌,丹麦队取得第3名。

1978年,开始举办世界盲人门球锦标赛,首届锦标赛在奥地利举行。此后,每4年举办一届。1980年,国际盲人运动协会(IBSA)成立,其宗旨是组织和发展盲人的体育活动。目前,已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该组织的成员。国际盲人运动协会的成立,积极地推动了盲人门球运动的发展,在这些国家每年都举办全国盲人门球锦标赛及各种邀请赛。2004年,雅典残奥会盲人门球比赛已有120名运动员参加,其中包括12支男队和8支女队。

残奥会盲人门球参赛运动员的分级

在残疾人奥运会的竞赛组织工作中,对参赛运动员进行医学功能分级是竞赛工作必不可少的部分。根据运动员的功能能力进行系统的医学功能分级,是残奥会有别于奥运会的一个重要特点。

进行医学功能分级的宗旨在于维护体育的公平竞争原则,提高残疾人体育运动的竞技性和竞争性。通常情况下,在比赛之前和比赛过程中对参赛选手进行分级鉴定。

在残疾人奥运会的任何项目中,只要涉及盲人运动员的医学功能分级,均为3个级别且级别标准相同。具体标准如下:

B1级:双眼无感光,或仅有光感但在任何距离、任何方向均不能辨认手的形状。

进行医学分级检测时,测试的视力应为最佳已校正的视力。凡使用隐形眼镜或其他视力校正镜的运动员,在检测时均应佩戴。但在比赛时,场上队员无论是B1级还是B3级一律戴眼罩参加比赛,而不允许佩戴眼镜或隐形眼镜。

运动员只有符合具体的比赛分级要求及已确定的国际级别才有资格参加残奥会。部分根据相关规定已经进行了医学功能分级检测并获得永久分级确认资格的残奥会运动员,可直接参加竞赛而不需再接受医学功能检测的复查。但是多数运动员需要在赛前和比赛过程中接受医学功能分级检测的初检和复检。